2021年1-5月,我國服裝(含衣著附件,下同)出口584.9億美元,同比增長48.2%,比2019年同期增長14.2%。5月當月,服裝出口125.9億美元,同比增長37.6%,比2019年5月增長3.4%,增速與4月相比明顯放緩。


2021年1-5月,我國服裝出口情況全解析


防疫物資出口變動對服裝整體出口


醫用防護服和醫用手套等防疫物資均歸類于服裝項下,其出口變動趨勢對服裝出口有一定影響。今年前五個月,我國醫用防護服出口18.6億美元,同比下降44.7%,醫用手套出口54.8億美元,同比增長370.1%,兩者合計占服裝總出口的12.5%。如排除防疫物資因素,則前五月我國常規服裝出口511.5億美元,同比增長46.4%,比2019年同期僅增長2.8%。


針織服裝出口增幅超60%


1-5月,針織服裝出口231.6億美元,同比增長60.6%,比2019年同期增長14.8%。5月當月針織服裝增幅近90%,主要是因為海外疫 情導致的回流訂單中針織服裝訂單居多。其中,棉制、化纖制、毛制針織服裝出口增幅較大,分別增長63.6%、58.7%和75.2%。絲制針織服裝增幅較小,增長26.9%。


2021年1-5月,我國服裝出口情況全解析


梭織服裝出口增幅較低


1-5月,梭織服裝出口223.8億美元,增長25.4%,遠低于針織服裝增幅,與2019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其中,棉制、化纖制梭織服裝分別增長39.8%和21.5%;毛制和絲制梭織服裝分別下降13.8%和24%。梭織服裝出口增幅較小的主要原因是醫用防護服(歸類于化纖制梭織服裝項下)出口5月當月同比下降近90%,導致化纖制梭織服裝出口5月當月同比下降16.4%。如果排除醫用防護服因素,則前五月常規梭織服裝出口同比增長47.1%,但與2019年同期相比仍下降5%。


2021年1-5月,我國服裝出口情況全解析


居家、運動類服飾產品出口


保持強勢增長


從服裝大類來看,新冠疫 情對國外主要市場消費者社交、通勤的影響仍在持續。1-5月,西服套裝、領帶出口同比分別下降12.6%和32.3%。袍服、睡衣褲等居家類服飾同比增長近90%,便服套裝增長106%。


對美歐、東盟出口強勁,對日平穩,對俄、巴西等尚未恢復


與去年同期相比,1-5月,中國服裝對除中國香港以外全球主要市場出口均有大幅增長,對美國出口大幅增長85.3%;對東盟、歐盟出口分別增長58.5%和38.9%;對日本出口增速相對較低,增長14%,對英國出口增長90.3%,對韓國出口增長39.3%,對澳大利亞出口增長54.2%。對中國香港出口下降11.9%。


與2019年同期相比,1-5月對美國、歐盟、東盟出口服裝分別增長20.5%、31.7%和38%。對韓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家出口增幅均超過30%。對日本出口增幅相對較小,僅增長3.3%。對香港、俄羅斯、巴西出口還未恢復到2019年規模,比2019年同期分別下降53.3%、19.3%、31.9%。


美國服裝市場需求迅猛,歐盟、日本


恢復乏力


1-5月,美國服裝服飾零售勢頭較好,銷售額累計達1163億美元,比2020年同期增長70%以上,與2019年相比微漲5%,漲幅再度擴大。與美國市場的快速復蘇相比,歐盟和日本復蘇相對乏力,尚未回歸至疫 情前水平。日本1-4月服裝服飾零售與2019年相比降幅為25%。歐盟紡織服裝鞋類零售在今年一季度依舊表現不佳。與去年1-2月正常市場情況相比,今年同期零售市場均下降20%以上。由于去年3月基數較低,今年3月零售同比增幅較大,達50%,但仍遠未恢復正常水平。


廣東超越浙江重歸首位,山東、福建


增勢迅猛


1-5月,廣東服裝出口總額超過浙江省重歸首位,同比增長78.8%,超過全國平均增幅,份額占全國五分之一以上。浙江、江蘇增幅較小,分別增長28.5%和29.3%,山東、福建增幅較大,分別增長54.6%和63.2%。中部省市河北、江西、湖北出口增長較快,增幅均超過100%。


與2019年同期相比,廣東、山東、福建服裝出口分別增長19.7%、37%和25.4%。浙江、江蘇尚未恢復到2019年出口規模,與2019年同期相比仍分別下降1.8%和0.7%。


下半年服裝出口走勢面臨多重復雜因素


今年上半年,隨著國際市場需求復蘇,加之其他供應國疫 情以及局勢動蕩所導致的訂單回流,我國服裝出口呈現較好的回升態勢。展望下半年,隨著美國2萬億美元現金補助效應的消退、周邊服裝供應國疫 情的減緩,疊加匯率、運費和原材料價格三大阻礙,我國服裝出口能否延續上半年的增勢,回歸2019年水平,仍存變數。


文章來源: 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服裝分會

免責聲明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