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我國試行較低的居民用電價格,居民電價較大幅度低于供電成本,是因為工商用戶承擔了相應的交叉補貼。


與國際上其他國家相比,我國居民電價偏低,工商業電價偏高。近日,中國政 府網公布了國家發改委回復網民一則關于“建議完善原來的居民階梯電價制度,鼓勵城鄉居民多用清潔的電力資源”的留言。


國家發改委在回復中稱,按照進一步深化電價市場化改革要求,下一步要完善居民階梯電價制度,逐步緩解電價交叉補貼,使電力價格更好地反映供電成本,還原電力的商品屬性,形成更加充分反映用電成本、供求關系和資源稀缺程度的居民電價機制。


居民電價會否上調引熱議:是否會上調?如何合理上調?


國家電網2020年發布的《2016-2019年國家電網降低用電成本成績單》提到,我國與可獲得數據的35個經合組織(OECD)國家相比,銷售電價位列倒數第三位,居民電價為0.542元/千瓦時,連續十四年未變。


多年未變的居民電價,是否會上調?如何合理上調?上述回復一經發出,隨即引發行業熱議。


調整居民電價結構,同樣是出于民生考慮


根據國際能源署與OECD(2005)發布的報告,OECD國家平均居民電價與工業電價之比為1.7:1,全世界主要國家中,只有中國、印度、俄羅斯的居民電價低于工業電價。


對此,華北電力大學能源互聯網研究中心主任曾鳴告訴記者,電力行業具有公益屬性,出于社會穩定的考慮,同時為了兼顧社會公平,實現電力普遍服務,政 府價格主管部門利用行政手段調劑電價。


居民電價會否上調引熱議:是否會上調?如何合理上調?


曾鳴表示,隨著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提出,需要建立新型電力系統,這就需要包括居民用戶在內的電價,盡可能地反映供電成本,過去由于交叉補貼比較嚴重,居民電價不能夠反映居民的供電成本。


在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馮永晟看來,居民用戶所用配電設施的投資、運維成本高于高壓輸電,但居民電價卻無法保障這部分的成本收益,也就形成電網 投資“重輸輕配”的情況。伴隨電氣化深入推進,配電環節也需要升級改造,更好的配電服務和更高的供電質量,需要相應的電價結構給予支撐。


我國居民電價已經具備調整的必要性。如果說過去扭曲電價結構是為了保民生,那么現在調整居民電價結構,同樣是基于改善民生的考慮。殊途同歸,只是面對的形勢不一樣了。


交叉補貼加重居民負擔,造成社會福利損失


當前調整居民電價是否必要?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指出,自2006 年以來,我國的電力交叉補貼總額較高,2006—2017年一直在穩定提升。


2007年工商業對居民電力消費的交叉補貼達到2098億元,約占當年國民生產總值的0.84%。但是,占總人口22%的低收入群體,只享受了10.1%的補貼;占總人口9%的高收入群體,卻享受了總補貼的18.6%。


最終交叉補貼看似補貼了居民,實際上抬高了企業用電成本,最終會將補貼成本傳導至產品端以及社會零售產品價格上。部分居民電價補貼成本最終還是要由消費者買單,由此導致低收入群體的負擔更重。這種電價結構帶來的公平問題,在近幾年連續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后也并未好轉?!?


馮永晟表示,這種電價結構在居民用電比重較低,且經濟增長速度較高的發展階段,并未顯示出太大問題。但伴隨居民生活水平提升,居民在家用電器和設備上的支出會越來越多,這種電價結構的弊端開始顯現。


以5G價格為例,僅基站用電就是一個成本‘大頭’。居民并未向運營商支付電費,但卻支付了包含高工商業電價的電信服務費。而且,這部分電費會作為電信企業追求利潤回報的成本基礎,不是1元對1元的簡單傳導給用戶,而是1元電費投入要獲得1.2元的收入,無形中增加了居民的實際支出。


因此,居民的實際生活成本會因此增加,而根源恰在電價結構上。


除了公平問題,我國電價交叉補貼產生了效率或社會福利損失。長沙理工大學教授葉澤表示,用微觀經濟學理論分析,工商業電價用戶承擔高于其成本的電價時,會抑制生產,生產者福利凈損失。另一方面,用戶實際支付電價低于真實成本時,居民會相對過度用電,結果產生消費者福利凈損失?!耙虼?,國外電價政策一般不采用交叉補貼,我國的交叉補貼問題實際上是社會目標與經濟目標、短期目標與長期目標的選擇問題?!?


某業內人士曾測算,以2016年我國電價交叉補貼數額為例,其社會福利凈損失大約在90億元—316億元不等。


減少交叉補貼,需逐步理清‘賬本’


國家發改委在回復中提及了“交叉補貼”和“商品屬性”兩個關鍵詞。1987年我國開始全國性集資辦電后,交叉補貼逐步形成,時間長、規模大,且影響涉及的用戶范圍廣。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四十余年的“交叉補貼”是筆“糊涂賬”,要想減輕并非易事?!皽p輕的前提是算賬,現在交叉補貼仍處于‘暗補’的信息黑箱狀態?!?


“更復雜的是,各類交叉補貼之間還存在交織與重疊,交叉補貼之間再交叉補貼,導致不同交叉補貼總規模的核算存在巨大差異,進一步造成交叉補貼無法準確測算,最終給政 府監管者制定合理輸配電價核算標準帶來巨大挑戰?!鄙鲜鰳I內人士說。


居民電價如何公平且合理地調整?馮永晟表示:“即使實際調整了,絕大多數居民用戶根本感覺不到支出變化。當然,這要看具體調整的政策設計,特別是力度和節奏。在全國已經推廣階梯電價的前提下,完全有條件追求一種‘潤物細無 聲’的方式,通過不斷優化階段電價設計,逐步調整居民電價平均水平?!?


上述業內人士建議,把電改產生的降價空間用于降低大工業和一般工商業電價,并有序逐步調整居民、低電壓等級用戶和低負荷率電價?!巴瑫r,建議各省出臺獨立的電力普遍服務政策,以保障困難用戶的基本用電需求為原則,明確服務對象、范圍、條件、內容和資金來源等?!?


文章來源: 中國能源報

免責聲明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