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8日,美團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期間首次公布了其無人機終端以及完整的服務解決方案。美團也與上海金山區達成了合作,落地城市低空物流運營示范中心。

美團發布無人機外賣計劃 建立城市低空物流運營示范中心

" 城市的低空物流網絡將成為未來十年、二十年科技創新重要的機遇。" 美團高級副總裁、到家事業群總裁王莆中表示,科技是普惠的,科技創新的根本目的是服務于大眾,這也是美團等科技公司的責任。


實際正如上王莆中所言,不僅美團,各路互聯網巨頭都早已扎進了無人機配送及城市低空物流的賽道競爭中??苹闷性诔鞘懈邩谴髲B間穿行的交通物流網絡,或許真的要來了。


無人機是怎么送貨的?


所謂城市低空物流,最為直觀的應用場景便是無人機配送。美團展示了一套人機協同的無人機配送流程。


用戶通過 App 下單后,商戶準備貨品再交由騎手,騎手到相應的無人機起飛點后將貨品安裝至無人機上,無人機在通過后臺系統規劃的航線將貨品送至目的地社區配送站。


用戶可通過手機掃碼打開社區配送站格口取貨,未來還將支持機器人代取、室內貨艙等多種取貨方式。完成配送后的無人機將在后臺系統的指揮下自動返航,配送路程 1.5 公里,整個過程用時 11 分鐘。


據悉,美團于2017年啟動無人機配送場景的探索,致力于打造3公里、15分鐘送達的低空物流網絡。目前已經初步完成了自主飛行無人機、自動化機場及無人機調度系統的研發工作,其中核心系統90%以上的部件都由美團自主研發。


“我們所探索的不只是配送飛行器本身,而是希望建設綜合自主飛行無人機、自動化機場及無人機調度系統為一體的城市低空物流網絡。通過飛行器、導航控制、AI算法、航線管理、通訊系統五大自研技術能力,適應社區、商場、寫字樓等多種場景,讓無人機與騎手形成人機協同的配送,真正實現‘萬物到家’?!泵缊F無人機業務負責人毛一年在現場介紹到。


2021 年初,美團無人機的這一配送模式已在深圳落地運營,并在其后的深圳疫 情中為隔離區居民配送物資。


美團方面介紹稱,截止今年 6 月,美團無人機已在北京、深圳兩地完成超 20 萬架次的飛行測試,運行時長超 60 萬分鐘,完成 2500 個真實訂單。


" 城市低空物流場景的無人機應用,或許是對無人機技術能力最嚴苛的挑戰。" 美團無人機配送業務負責人毛一年表示,相比于農林、安防、航拍等特定場景無人機而言,城市低空物流中的配送無人機,往往需要穿行于城市樓宇、道路等人群密集區,復雜多變的環境也讓技術難度大大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美團曾希望尋求外部技術商的方式來完成無人機配送及城市低空物流網絡的建設,但對于上述技術難點,市面上幾乎無法找到滿足需求的產品。最終在 2017 年,美團決定通過自主研發的方式開展相關領域的探索。

美團發布無人機外賣計劃 建立城市低空物流運營示范中心

這背后美團做了什么?


在美團的解決方案中,城市低空物流網絡被劃分為了飛行器、地面裝備和后臺系統三個部分。


飛行器即配送無人機,美團此次發布的自主研發機型,可載 3 公斤貨物連續飛行 20 分鐘。無人機集成了美團自研的飛控導航、感知、定位、場景識別等系統,以實現在城市復雜場景下的運行。


地面裝備是指美團基于城市低空物流網絡即時配送需求,研制的社區配送站、樓宇配送站、接力配送站和智能換電站等多種設備,以實現不同配送場景的適配。


后臺系統則是美團自研的無人機交通管理系統,在滿足民航局相關管理要求的同時,實現對無人機配送實時高效的調度和管理。


美團方面表示,目前 90% 以上部件全自研,實現了核心技術的國產化。截至 2021 年 4 月中旬,美團已經申請和正在申請的城市低空物流相關專利達 300 余件。


其實城市低空物流賽道,早已擠滿了互聯網大廠


不過從用戶感知來說,現階段來講無人機配送與城市低空物流賽道的故事或許還為之過早,因為離大規模應用階段似乎還較為遙遠。


但不可否認的是,不僅僅是美團,各類互聯網巨頭們幾乎都早已開始了相關技術研發和賽道布局。


例如亞馬遜早在 2013 年便開始無人機送貨的研究布局;2015 年獲得美國聯邦航空局(FAA)頒發的試驗性適航證書,獲準進行無人機開發和人員培訓。

美團發布無人機外賣計劃 建立城市低空物流運營示范中心

2017 年 12 月,亞馬遜在英國劍橋地區完成首次無人機配送測試;2020 年 9 月,獲得配送無人機的運營資質。亞馬遜方面曾預測稱,到 2030 年美國電商市場一半的訂單都將以無人機配送的方式來進行配送交付。


2020 年,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 Wing 公司曾宣布稱,疫 情期間弗吉尼亞農村地區使用其無人機送貨服務的客戶數量大幅增加。Wing 公司也表示,希望未來的無人機配送網絡能取代傳統的公路貨運物流模式。


甚至連商超巨頭沃爾瑪都已下場布局,今年投資入股了無人機公司 DroneUp,旨在拓展最后一里配送。沃爾瑪也宣布稱,不久的將來將大規模應用無人機送貨的物流配送方式。


國內方面同樣如此。2018 年 5 月,餓了么在上海宣布獲準開辟國內首批無人機即時配送航線,將送餐無人機正式投入到了商業運營中。


2019 年民航局也先后批準了順豐、京東進行無人機物流配送應用試點,同時向杭州迅蟻公司頒發無人機物流配送經驗許可。


新思界產業研究中心發布的《2021-2025 年中國物流無人機行業市場行情監測及未來發展前景研究報告》顯示,受疫 情影響,無接觸物流配送成為物流業新風口,物流無人機市場需求大幅增加。


該報告也強調稱,2020 年我國物流無人機市場規模接近 16.8 億元,物流無人機作為物流配送新方向,應用優勢突出,前景值得期待。


不妨換換思維試想一下,3G 網絡時代的大部分用戶們,幾乎無法預料到 4G 所帶來的移動互聯網變革,而在那個時候講 5G 所帶來的萬物互聯時代,就更像是個講科幻故事的騙子。


但互聯網科技巨頭們則不一樣,他們必須跑在最前,思考和布局下一個十年甚至更遠周期里的技術應用和競爭 " 戰場 "。


巨頭們扎堆的無人機配送和城市低空物流領域,便是如此。

美團發布無人機外賣計劃 建立城市低空物流運營示范中心

外賣小哥會被取代嗎?


據研究公司Facts and Factors最新發布的報告預測,無人機配送市場將在2020年至2026年間以53%的復合年增長率擴張。該報告稱,2020年全球無人機快遞市場價值預計為5.28億美元,預計到2026年將達到67.73億美元。


那么,當無人配送逐漸走向實際場景,外賣小哥會被取代嗎?


對此,美團副總裁、無人機業務負責人毛一年在接受勞動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無人機、無人車配送不是取代外賣小哥,而是在今后與他們形成為‘高效的人機協同配送’?!?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目前兩大外賣平臺餓了么與美團,分別在全國擁有約300萬及399萬左右的騎手。但即使如此,在配送高峰依舊難以實現“30分鐘送達”的配送目標,各地的騎手招募也一直在進行中。同時,在本文上述提到的無人機配送流程中,騎手的介入也不可或缺。


毛一年向記者表示,對于騎手而言,無人機不僅可以補足運力,通過人機協同的形式,幫助騎手實現短時間長距離訂單配送,降低騎手工作難度,補缺騎手工作死角,更可以幫助騎手解決極端天氣、疫 情等情況下的配送難題。


當然,外賣小哥也有很多擅長的場景是機器難以取代,或者說是需要很高的成本取代的。


例如,在末端100米的場景例如樓內旋轉門、推拉門等場景十分復雜,對人來說是非常容易解決。但如果要無人機、無人車去解決各種各樣不同的門,有的可能還要刷卡,難度非常大。因此,末端100米場景希望還是由小哥來完成,有助于達到跟用戶交互的業務的溫度。


總結來說,對于外賣平臺而言,無論是推出無人機或是無人車,其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增強自身的業務能力,拓展運力提高配送速度。至于取代騎手一說,無論從成本角度還是技術角度看,目前都甚為遙遠。


文章來源: 賽迪網,ZAKER,勞動觀察

免責聲明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